四川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甘孜  >  甘孜要闻
  • 地震的伤痛 挡不住我的坚守
  •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4-11-28 15:37来源:四川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特快

——献给得荣县徐龙的教师与孩子们

  一、到徐龙——曲折的路

  四川新闻网甘孜11月28日讯(杨才)2014年11月23日,利用甘孜建州节放假的时机,搭乘后勤送菜货车前往在2013年“8.29”地震中得荣县受灾较重的学校——徐龙(受灾最重的是子庚学校,现已完成重建投入使用)。

  早上8:30,从得荣县城出发,沿定曲河往下游出发,约一个小时后,到达金沙江汇合处,折向西过金沙江到达云南境内,沿江往北。定曲河虽然是冬季,但水流也较湍急,河水清澈,水底形态各异的石头隐隐约约,反倒金沙江河水浑浊,呈灰褐色,水不急不缓的徐徐而动,甚至觉察不到它的流向。

  快到因都坝了,前面的路却因山顶垮塌的巨大塌方体挡住,一辆挖掘机紧张的施工。我们停下来活动筋骨,耐心等待,我也近距离小心翼翼的探头一窥近百米悬崖下的金沙江,头皮阵阵发紧,它倒不似想象中的雄浑激越,却如害羞少女般从你身边悄无声息的流过。半小时后,终于开通一条便道,再次跨过金沙江后,到达第一站——位于一个极开阔平缓地的曲雅贡学校,没有时间欣赏它,放下带给学校的菜和肉后,我们便赶往下一站——日龙。

  车越爬越高,因都坝那如美玉般的藏式民居渐渐变成一片片彩云,金沙江在视野中慢慢地变成一条深不见底的峡谷。半小时后,我们到达位于另一座大山半山脚的日龙学校——学校不大,学生也只有六七十人,但学校很漂亮,在蓝天,白云,秋天金黄草垫的映衬下,小巧,美丽。

  离开日龙,我们开始翻越4000米的嘎金山,山顶上背阴处仍有积雪——这也是我们不走卡日路的原因。在大山盘旋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我的目的地——徐龙——这里根本没有一片哪怕如日龙一般的开阔一点的地方,政府、卫生院、学校、几户人家,全都挤在几个呈笔直分布的小平台上面。

  二、停留徐龙——享受宁静

  在与司机告别的一刹,心中涌起一阵恐慌,感觉自己突然被人抛弃在一片无垠的看不到希望的沙漠——这里孤悬在县城150公里之外,隔着一座4000米的大山,没有班车,没有集市。

  因之前联系过,徐龙的总务主任土登(他的身上集中体现了康巴汉子的优良基因)、教务主任贺昌霞(一个能干的小姑娘,才20出头的丹巴藏族女孩,就是她每天为我做饭打酥油茶)热情招呼着我,几个没回家的孩子不甘落后地叫着“老师好”、“叔叔好”,抢着为我拎包,送我到住宿地方。

  坐了四五个小时的车,甚是疲惫,晚饭前便睡了一觉——直到泽仁——一位阳光帅气的丹巴藏族男孩,喜欢唱歌——叫醒我吃饭。

  教师们都是自己做饭,寝室连着厨房,总共就10来个平方,两个人在厨房里都无法自由的转身。

  傍晚时分,远处的圣山在阳光的照耀下,山顶金灿灿的,周围环绕着绚丽多彩的晚霞,偶尔有飘过的云朵。大山她安静的微笑着,不言不语,凝视着你,让你的内心平静安详。阳光慢慢隐在圣山后面,整个群山安静下来,没有彩灯,没有喧嚣,徐龙的夜,安静,祥和,你能感受到大地在沉睡,你能听到圣山的呼吸和内心的善良。

  三、地震的伤——板房中的学校

  徐龙学校原有三座楼房——一座二层的教学楼,一座二层的学生住宿楼,一座二层的教师住宿楼,分布在三个呈垂直分布的的相邻的台地上,总面积不足500个平方。徐龙还有两所村小——莫丁和渔波,从中心校到村小,没有公路,每次去单边就得花8个小时左右,得爬山,骑骡马,坐溜索过金沙江。

  2013年的8.29地震中,让徐龙的教学楼、学生住宿楼成了危房。于是,就在原来的操场搭建一座两层的钢结构板房作为学生宿舍,留了几间作办公室、会议室、档案室。这样一来,原来就很小的操场就只有不到100个平方了!又另找一个呈三角形面积只有几十平方米的台地上建了几间板房作为教室,八十多个孩子们就将在这里度过寒冷的冬天!

  徐龙没有集市,只有一个不大的小卖部,教师们的蔬菜、肉绝大多数时候就只能让人顺路在县城捎带,于是,土豆、洋葱、西红柿这些能长久保留的,就成了菜品的主角。

  在这孤悬在县城150公里的偏僻的地方,教师们的业余生活十分的简单,在我看来有些无法忍受,但徐龙的老师仍然恪守教师职责,默默奉献着,也将生活过得愉快充实。看着老师们忙碌的身影,勤奋的工作,听着他们爽朗的笑声,我也从刚下车的惶恐,慢慢地平静。

  四、徐龙的孩子——能干,可爱

  送菜车慢慢倒退着拐过一个直角下坡,师傅真是艺高人胆大,不过,如果不倒退着下来,车子将更难掉头。听见喇叭声,几个因家太远周末没回家的孩子,飞快的拿着袋子、菜刀、盆子等围过来,这五六个小男子汉,小的6-7岁,大的也就12、3岁,他们熟练的和老师一道将蔬菜抬到保管室;然后,在老师的参与和指挥下,动手分割半扇猪肉,大一点的孩子挥着菜刀剁着肉,小一点的孩子把剁小的肉用口袋装起来,几个小男孩抬着装肉的盆子去绞肉——他们熟练的干着,根本不理会在旁边的我——谁能相信,他们都才是几岁的孩子呀!

  在搭建的临时板房食堂中吃过晚饭,小男孩和小女孩们便三三两两的端着、抬着菜盆去30米开外的山坡上洗碗。这里有一条简易的水沟,沟深几厘米,宽10多厘米,因为连着一个简易的蓄水池,长年流水不断。没有路上去,但难不倒这些常年与大山为伴的的孩子,他们敏捷地到达水沟边。男孩子们很有风度的往高处走,把下游好的地段留给女孩子们。我也随着孩子们上去,下来时差点摔跤!我试了试,用水洗洗手,水冰凉冰凉的,丝丝刺骨,不知孩子是何感觉!他们倒是全然不怕,嘻笑着,奔跑着,一个小男孩子还摆了个很酷的造型,让我为他照相呢。

  早上,才7点,孩子们就早早的起来,从一年级的6、7岁的孩子到6年级12、3岁的孩子,全部是自己穿衣叠被。利用早操前的一段时间,孩子们大声的朗诵着课文——语文和藏文。随着哨声响起,孩子们做起了早操,喊起了响亮的口号——整个早操,竟然是一个小男孩在操场中间指挥——当然,旁边还有一位默默注视着他们的老师!

  课间操,孩子们分年级围成大小不同的圈,跳着极具民族特色的舞蹈,别小看他们哦,他们可是代表得荣县学校参加过比赛!

  中午了,阳光灿烂,孩子们吃过午饭后,操场上,乒乓桌上,台阶上,屋沿边,教师住宿楼的楼梯上、走廊上,全是读书的、画画的、写作业的,站着、蹲着、在地上趴着——他们才不管呢,啥姿势方便就随心所欲。教师们则或是吃着饭,或者是在太阳下查看着孩子们的功课。下午放学后,这一幕又将在校园重演。

  天色慢慢暗了,孩子们在板房中上自习到20:00,然后,他们麻利的收拾洗漱,有些孩子甚至就用冷水,然后进入梦乡——偶尔,深夜会有孩子冒着寒冷起来到20米外的厕所方便——明天,又将是新一轮美丽的阳光迎接他们醒来。

  五、告别徐龙——感谢您给我的感动

  住了两宿,与进城教研的贺主任他们一道返回县城。临走前,一年级一位6岁的小男孩认真的对我说:“叔叔你要注意安全,我们这里路上有许多石头。”眼睛瞬间就湿润了、、、、、、孩子,感谢你,愿你和你的亲人伙伴们永远健康快乐!

  再见,默默坚守的老师们!

  再见,可爱的孩子们!

  再见,地震中坚强的徐龙!

学生住宿楼兼学校办公楼

跳吧,跳吧,跳起我心爱的舞蹈

我这么乖,还是给我单独留个影嘛

让我给你说该怎么写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