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甘孜  >  民生
  • 五保老人皆父母
  •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8-06-14 10:59来源:四川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特快
老人们在观看表演

这是一个大气整洁的院落,25名来自6个乡镇的“五保”老人组成了一个温暖大家庭,这里的环境优雅宁静,这里的老人和谐幸福,这里工作人员细心“孝顺”,这就是位于新龙县城后街的县中心敬老院。

6月11日上午,当记者徒步走进敬老院时,20来个年龄不等的老人们坐在院落的阳光地带喜笑颜开地聊天。爽朗的笑声,灿烂的笑容,一览无余地显现着他们心中的快乐与幸福。

在众多人群中,身旁放着两根拐杖的一位老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位来自甲拉西乡土古村的老人名叫罗布泽仁,今年71岁。开朗健谈的他热情地与记者打招呼,随后便情不自禁地打开了“话匣子”:“我是敬老院第一批入住的‘五保’老人,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将近8年。在这之前,我一直过着你们想都想不到的痛苦生活。在我还没有成年时,阿爸就离开了人世,从此我与阿妈、弟弟相依为命。记得在我38岁那年,村上组织青壮年上山砍伐集体林,一连砍了几个月都平安无事。正当我为即将领到一笔‘可观’的收入而兴奋时,意外发生了。一天下午,当我哼着山歌使劲地把砍下的原木推下山坡时,万万没想到,我的正上方突然滚下了一截10来米长、盆口粗的木头。当我听到滚动的声音时,由于躲闪不及,这根木头就从我身上碾了过去。当同伴找收工到我时,我已经不省人事。当我苏醒过来时,县医院的医生告诉我,‘你除了皮外伤,左股骨粉碎性骨折、左边肋骨断了四根、三节颈椎严重受损’。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我知道了自己的后半生将面临着什么。鉴于当时的交通、经济和医疗条件,我只好就地接受治疗。在县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后,我被抬回家中等待命运的安排。尽管我每天忍着剧烈的疼痛活动筋骨,但最终还是落下了左腿严重变形、颈椎不断增生、视力和听力严重下降的终身残疾。两年后,阿妈因病去世,我只好与未成年的弟弟患难与共。当弟弟结婚后,我主动搬出了家,并被村上安排去守水磨房。住和吃虽然有了保障,但仅仅过了11年,由于村上通路、通电,小型电磨进入了家庭,水磨房自然就垮了,弟弟在这之前的一年因患胃癌也‘走了’。住在同村的外侄儿主动把我接到家里,并在院落一角搭建了一间木板房。在我入住敬老院之前,我一直生活在那里,幸好外侄儿一家人对我很好……”

曲折的人生,痛苦的回忆。罗布泽仁一面不停地擦拭着眼泪,一面哽咽地自我安慰道:“哎,不幸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要好好享受现在的幸福生活!”

说起眼下的幸福,他激动地说:“敬老院考虑到我腿脚不便,就将我安顿在二幢一楼四号房间;我一个住的房间比院长的办公室还宽,房间内有单人床、衣柜、茶几、电视柜,不说床上用品,就连身上穿的、每天吃的和日常用的都是政府给的。敬老院上至院长、下到炊事员都把我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一旦哪个老人生病,就马上送医院治疗,每天送三顿饭不说,还要自己挣钱买水果、零食;像我这样腿脚不便的老人,只要天气好,他们就会主动扶我们到院坝活动;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他们总量轮流送饭、喂饭;只要他们有空,就会陪我们聊天,了解我们的身体状况和实际困难,生怕哪个老人饿着、冷着、病着、孤独着;换洗衣服、洗澡、洗脚、理发、洗头,甚至连倒马桶之类的事,他们比自己的亲生子女还上心,从不嫌弃我们;县领导逢年过节都要来慰问我们,县文工团每年都要来为我们演出两次,县城小、二完小的学生常来为我们唱歌跳舞、打扫卫生,县医院的医护人员每年都要来为我们义务诊治和免费体检,县上的志愿者就更不消说啦……作为‘五保’老人能享受这样的幸福,那简直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罗布泽仁的一番话,引发了在场老人们的强烈共鸣:有的高高竖起双手大拇指,有的双手合十,有的频频点头,有的甚至高呼“共产党万岁!人民政府万岁!”此情此景,让人感慨连连。

关爱暖心天下老人皆父母,老残不孤人间晚辈尽儿孙。采访中,县民政局纪检组长陈琪告诉记者:“在这个敬老院中,年龄最长者86岁、最小者58岁,尽管他们人生的经历各不相同,但当下的幸福快乐却完全一致。幸福时光,夕阳美好。为让更多的‘五保’老人能安度晚年,县委、政府对敬老院的投入确实舍得花钱,光是这座敬老院就投入了300万元;投资规模达千万的拉日马镇中心敬老院目前已通过了竣工验收,明年将正式投入使用,96名‘五保’老人将会像罗布泽仁一样,尽情分享着敬老院‘和谐之家。甘孜日报(谢臣仁 记者 田杰 文/图)

原标题:五保老人皆父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