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甘孜  >  甘孜旅游

|

梦圆川藏路

时间:2020-07-24 17:19 来源:四川新闻网
编辑:刘浩然

雅康高速泸定大渡河大桥。 本网资料库

新建成的甘(孜)白(玉)路海子山段。 胡廷辉 摄

二郞山老路。 胡廷辉 摄

泸定兴康大桥修建图  游蓉萍摄

 折多塘老路 胡廷辉摄影

 折多塘新路  胡廷辉摄影

乡村小路 张健

   ◎扎西次仁

我们这代康人与千里川藏路有着千丝万缕的因缘,述说不完的故事。70多个春秋,我反复行走在这条路上,亲历和见证了它的沧桑巨变。

2019年春夏之交,我又一次踏上了川藏路,不过这己不是我原来熟悉的老路了,它已经是一条全新的川藏高速路了。一早,我搭乘朋友的的便车从成都上高速直奔雅康高速,这是我第一次走雅康高速,心里既高兴又兴奋,小车平稳而高速地向生活工作几十年的康定飞奔而去,我的思绪回到了几十年前……

1950年,甘孜解放。十八军遵照毛主席“一面进军,一面筑路”的指示,开始修筑川藏公路。那时,仲萨活佛的林卡成了十八军后方司令部,解放大军和民工开始了热火朝天的筑路工程。令我印象深刻地是,我亲眼目睹了十八军工程兵修建雅砻江大桥的火热而壮观的场面,第一次看到两个戴着圆圆的头盔,穿着笨拙的衣服潜入江底的惊奇场面。长大后我知道那两个人是潜水员,他们为了确定雅砻江大桥的桥墩位置,所以潜入江底以便探测江底地质状况。

路修到甘孜县那天,几十辆汽车翻越罗锅梁子,穿越斯俄坝子,从接官厅缓缓地开进了城区解放桥,全城人民奔走相告,我也跟着大人们去看热闹。我第一次看见能装很多东西的这种铁的庞然大物,居然能在路上跑,惊奇得张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跑过去东摸摸西摸摸。一位解放军叔叔笑呵呵地抚摸着我的头说:“小鬼,长大学开汽车吧!”我傻乎乎地冲他笑。阿妈多次催促我回家,我都舍不得走。那年,我才六岁多。

 晚上,我梦见自己坐汽车到康定了……。

1957年8月,我从甘孜县城小毕业考取了全州唯一的中学——康定中学,我必须前往康定求学。当时家里比较困难,没有钱买车票,外公通过熟人帮我联系了到康定的邮车。这是我第一次坐车行驶在川藏路上。仅管土路十分颠波,车箱里我跟邮包一起跳跃翻滚,车尾扬起的尘土呛得我不断咳嗽,但内心却十分激动兴奋,因为这是第一次圆了我儿时梦想坐汽车远行的梦,也是圆了我到康定读书的梦。

1954年12月25日,川藏、青藏公路顺利通车,从此结束了没有现代公路的历史。有人说,从空中俯瞰,2000公里川藏线,犹如一条哈达,从四川盆地伸展出来,铺陈在青藏屋脊上。于是人们情不自禁的发自内心吟颂道:“毛主席派人来,神兵下凡界啰风扫乌云开,一

 条金色的哈达把北京和拉萨连接起来……”也有人说川藏公路是连接藏地和内地的金桥。不管是“金色的哈达”还是“金桥”,总之,川藏公路从此把藏地和北京紧紧地连在一起,注入了新的活力,带来了幸福。

1960年8月,我从康定中学初中毕业被保送到北京中央民族学院。我们一行三人乘坐客车从康定翻越二郎山到省城成都。这又是我第一次从川藏路前往更遥远的祖国首都——北京。

第一次翻越二郎山,我们的兴奋激动就被它击碎了,前方塌方,我们被堵在山上了。什么时候能通车,人们都说不清,我们只有坐在车上耐着性子慢慢等待。天渐渐黑了,天空中又下起了小雨,气温越来越低,人们更加焦躁不安。深夜12点过,我们终于赶到天全县,当晚只好夜宿天全国营旅館。第二天翻越梅子坡,因为下了一夜的雨,路面十分泥泞湿滑,汽车啃呲啃呲地慢慢爬行,傍晚时候才赶到雅安。第三天下午我们终于平安到达雅安。380多公里,我们足足走了三天。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参加工作后,我更多地行走在川藏路上,一路上欣喜、惊悸、兴奋、沮丧的复杂感情时时交织在一起,陪伴我穿行317、318川藏路,好几次还差点踏上鬼门关。

1987年冬季,为解决德格印经院问题,我被派去德格,翻越被称为飞鸟也难过的雀儿山时,正值大雪纷飞。下山时,北京牌小车突然打滑差点冲下山崖,我惊得头皮发麻,浑身直冒冷汗。

 川藏公路翻越了整个横断山脉,穿过了14座高山,二郎山就是横亘在川藏线上的第一座高山,是通往藏地的咽喉险关,被称为“天堑”,素有“千里川藏线,天堑二郎山”之说。夏天,滑坡,塌方,泥石流,飞石;冬季,冰雪路,桐油路,雪封山。每年总有好几起车祸事故。总之,司乘人员一提起二郎山,大有谈虎色变,汗毛倒竖之感。冬季,为了保障行车安全,交警部门不但实行交通管制,还派专人在桐油路段撒盐防止车辆打滑。

为了工作,每年我都要翻越二郎山几趟,往返康定时常幻想,二郎山如果打通隧道,躲过难走的那段险路那该多好啊!但这毕竟是梦想。

上世纪九十年代未,为了改善甘孜州交通状况,在党和国家的大力支持帮助下,甘孜州终于打通了当时海拨最高、里程最长的二郎山隧道。4公里长的隧道比原来翻越垭口缩短了四分之三的路程,而且还避开了滑坡等路段,让通行更安全。我的梦想又实现了。

二郎山隧道通行条件虽大为改善,但山上地质灾害仍频发,冬夏季节常遇堵车,常延误康定至成都的往返时间,贻误工作。

人总是不满足己得到的东西,一个愿望实现就又会萌生新的愿望,社会就是在人们不断追求新的愿景并为此努力奋斗而变得越来越美好。正当川藏公路路况不断改善时,祖国内地大力发展高速公路的资讯,又时时激起甘孜人民迫切希望国家关注甘孜州交通状况,希望有一天把高速公路修进甘孜,让甘孜人民也赶上内地飞速发展的快车道,分享改革开放红利的梦想。

我们这一代真幸运,终于赶上了发展的最好时机。国家加大投入,省州交通部门努力奋战下,雅康高速公路终于在2018年底正式开通了,甘孜州迈入了高速公路时代。

“快看,我们进入了二郎山新隧道!”朋友的喊声打断了我的回忆。进入隧道,我们犹如穿越传说中的星空隧道,蓝天白云、红底黄五星的国旗、枫叶……异步换景,转瞬即逝,眨眼功夫,十多公里长隧道就穿过了。

当小车飞驰在被誉为“川藏第一桥”的“网红桥”雅康高速泸定大渡河大桥上,我顿觉在太空飞越,还末来得及仔细俯瞰桥面下千米多落差、宽阔的大渡河时,江面已飞快地被抛到后面去了。4个多小时,我们就飞快地窜到康定了。

几十年来,我亲历、见证了川藏公路由坑坑凹凹的泥土路到土石路,由水泥路再到沥青路的巨变。二郎山、雀儿山、剪子弯山等高山相继开通了隧道,路面越来越宽阔平坦,车速越来越快,如今雅康高速公路让甘孜人们飞奔起来了,加快了甘孜州脱贫致富的步伐。难怪人们赞美川藏公路是经济大动脉,是神奇的天路,是脫贫攻坚的民生大通道。这一中国公路的超级工程续写了甘孜州交通历史,更是改变了历史,创造了新的历史。

我庆幸自己赶上了这个好时代,亲身感受家乡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让人倍感幸福的当然远不止雅康高速公路的开通,康东、康北、康南三足鼎立的康定机场、稻城亚丁机场、甘孜格萨尔机场顺利通航,川藏高速公路的不断延伸乃至全面贯通,史诗级川藏铁路加快建设步伐,好消息一个接一个撞击我的耳膜。甘孜州正在全面形成空中、陆地、高速公路、铁路的立体交通网络,我会等到甘孜州新的跨跃式腾飞的那一天,我坚信这一天指日可待。

甘孜日报

原标题:梦圆川藏路